金三角

 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小说戏剧 >> 小说长廊 >> 油菜花开之七(寒冰仙子)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油菜花开之七(寒冰仙子)

发表日期:2012年9月1日  出处:原创  作者:寒冰仙子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3014 次

 

油菜花开之七 

文/编辑/寒冰仙子

第七节   逼奸
 
    张胖子乘青青发愣的当儿,顺手拽着青青拖进了睡房。青青大惊想叫救命,谁知张胖子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威胁道:“你要是敢叫,我就把你刚才偷情的好事给你满村里宣传出去,看你以后怎么做人。”青青惊恐中孤立无援,在张胖子铁钳一般的手里枉自徒劳的挣扎着,终于在张胖子的强制和威逼下无力的低下了头。张胖子见青青被驯服了,这才放开了手,一屁股坐上了青青的床,用命令的口吻说:“妈的,愣那干啥?给老子倒杯水来!”青青怯怯地为他倒了杯茶,手却抖得厉害,心里只想怎么快点打发他走:“站长,这......么晚......了你还不......回家?”青青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。她轻甩着手上刚刚因为倒茶而湿的双手,退到土墙背靠墙而立。
    “有你这样的美人儿,还回家干什么啊。”张胖子喝了口茶,偏着头细眯着眼打量着青青说。青青马上哀求似的说道:“站长你是好人,别这样说话,我求你了,赶快回去吧。”张胖子把茶杯往旁边一放:“你急啥?刚刚很开心吧?”
“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?”
“你别装蒜了,我刚刚明明看见文老师从你屋里走出去。”
  “你可别乱说,没有的事。”青青强作镇定,但已经没了底气。她现在明白了什么叫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”。
 “叫我不说也可以,你过来让我亲热下”。张胖子边说边向站在墙根的青青靠过去。
    青青想推开他,可哪里推得动?一着急顺口说道:“你发梦呀!你...”
“哟!喜欢白面书生呀,我张站长也只是黑点、胖点,那里一点也不逊色过别人呢!”张胖子边说边抓住青青的手往自己那敏感地方放,青青拼命想抽回那只手,可她的力量太小了,根本无法挣脱张胖子的手,她下意识的伸出另一只手给了张胖子一巴掌。张胖子冷不防她会打人,有点恼怒,但心里想:要想抱得美人归还是忍着点吧,随便你闹几下,反正你也是案板上的肉了,还能跑掉不成?张胖子丝毫不在意这一巴掌:“打是亲骂是爱,小美人儿,我今天是要定你了”。
青青见硬的不行,改用哀求的口气说:“站长,算我求你了,请你离开好不好”?
    张胖子此时已是欲火中烧,哪里会肯罢手?“大妹子,你今晚依也是依,不从也要从,不好好的让我干完,让我满足,老子明天给你对外到处去说,说你李青娇偷人,男人是文仲贤。那样你还有法活吗?他文仲贤也别想再当什么老师了!”
    青青听了他的话,好半天答不上话,看来今晚是躲不过去了。转念一想:自己算什么?反正也不在乎自己的男人还会不会要自己,不要更好。可文老师还有大把前途,要是误了他的前途,自己怎么对得起他啊?他还年轻,路还很长,她真的不想误了他一生。青青终于屈服了张胖子的威胁,被张胖子拖过去无力地瘫在了床上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当她无奈地合上双眼,张胖子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她和自己身上的衣服,并爬上了青青的身体。在悲愤与无奈里,青青感觉到张胖子不顾一切的把那东西硬生生地顶进了她的私处,那种屈辱和身体的本能反抗使得张胖子异常的兴奋起来,疯狂的动作没几下就把青青挤到了床头,身体的私处火辣辣的生疼,有一种撕裂的疼痛,丝毫没有文老师平日里的那种爱抚之后的和谐,心中有一种厌恶到极点的恶心。张胖子此时哪里管她死活,只是拼命的发泄着。她想大声哭,可害怕惊醒了孩子,害怕被邻居听见的后果......
  一切终于结束了,张胖子穿上衣服临出门时抛下一句“真他妈的舒服死了,以后我会常来的。”就甩手走了。青青忍着心理和下体的伤痛,泪流满面的卷曲在床上,那恶心的东西从身体里流出来,脏了床铺她也无心去理。她做梦也没想过男人会有这么多种,如果自家男人象野兽的话,那这个男人就是魔鬼。她仿佛看见一只天使般的蝴蝶被恶魔折断了翅膀,然后她听到了折翅蝴蝶跌落地上的声音……(待续)
 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800)

金三角文学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陕西汉中   联系人:心雨花溪
备案号:皖ICP备11002017号